再掌权舵:解析菲律宾马科斯家族的政治回归

0
272

“像费迪南德·马科斯这样的领导人,曾肆无忌惮地掠夺国家财富长达二十多年,从他那里追回的赃款却微不足道。然而他还被考虑举行国葬,他的妻子和孩子们也被允许返回菲律宾, 并参与政治。这种情况恐怕只能在菲律宾发生。”

——李光耀,新加坡前总理

2022年6月30日,前菲律宾独裁者老费迪南德·马科斯的长子,小费迪南德·马科斯以59%的得票率在2022总统大选中击败一众对手,宣誓就职为菲律宾第17任总统。

小马科斯的得票率之高打破了菲律宾民主化以来的纪录。这一结果令许多菲律宾政治的观察家感到惊讶。仅仅37年前,马科斯家族因遭到菲律宾民众的反抗而被迫流亡海外。时至今日,其家族都没有完全退还老马斯科在任时贪污的赃款。

然而,与老马斯科的关系不但没有影响小马斯科重回菲律宾政坛,甚至还成为了他竞选时的一大卖点。

在整个竞选过程中,他大力宣传其父亲的统治,力图将长期以来菲律宾社会对老马斯科的认知——一个为菲律宾带来暴力、独裁,腐败和贫穷的独裁者——包装为一个带来了“和平与繁荣的黄金时代”的明君。选举结果显然显示,这种宣传在菲律宾民众中取得了显著的效果,表明这样的虚假信息在菲律宾社会产生了重大影响。

尽管目前已经有许多复盘小马斯科回归的文章讨论了假信息以及社交媒体,例如TikTok和Facebook,对小马科斯走向总统之路的关键作用,但对于菲律宾社会为何会对发生在不久前的历史集体健忘的探讨却相对匮乏。本文旨在填补此领域的研究空白,探究这一现象背后的社会、文化和政治动因,以期为理解菲律宾政治历史的这一转折点提供更全面的视角。

一 ,谁的黄金时代?两代马科斯的权力游戏与国家走向

小费迪南德·马科斯于1957年9月出生于菲律宾伊洛科斯省北部的巴塔克市的一个精英家庭。他出生时,他的父亲老费迪南德·马科斯已经担任了伊洛科斯北部第二选区的代表,并于1957年成为菲律宾议会参议员。他的教父Eduardo “Danding” Cojuangco Jr和Jose Yao Campos不仅是马科斯家族的政治盟友,更是菲律宾制药界的大亨,占据了该国本地药品制造商中最大的份额。

小马科斯从小就享受了优越的生活条件,其青年时期在英国和美国度过。1970年,马科斯前往英格兰留学,先后在在西苏塞克斯郡的沃思学校和牛津大学圣埃德蒙德学院学习哲学、政治和经济学(PPE),并随后前往沃顿商学院攻读商业管理硕士课程,但两次深造他都未能完成学业。

1980年,小马科斯返回菲律宾并在家族的支持下进入政坛。从北伊洛科斯省开始,小马斯科先后担任该省的副省长和两届省长(1983-1986年和1998-2007年), 北伊洛科斯省第二选区的众议院代表(1992-1995年和2007-2010年)和参议员(2010-2016年)。

2016年,小马科斯参选副总统。尽管拿下超过1400万票,但他以26万票的微弱差距输给代表自由主义阵营的莱尼·罗布雷多。自那以后,小马科斯没有再担任任何公职,直到2021年10月5日正式宣布参加2022年总统选举。

老马科斯时代:戒严,腐败与停滞

小马科斯的父亲是菲律宾共和国历史上担任总统时间最长的总统,独裁者老费迪南德·马科斯。在1965年至1986年的漫长任期内,老马科斯因主张经济和社会改革而上台,然而他的统治却以腐败的裙带资本主义和政治打压的威权主义而广为人知。

虽然老马科斯在第一任期内通过大规模对外借债推动的基建计划带动了菲律宾经济的快速增长,但也因此给菲律宾经济带来了一系列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动荡。

在1960年代末,菲律宾面临着不断加剧的不平等、暴力和老马科斯的任人唯亲等问题,导致菲律宾政治、经济和社会出现混乱。1969年,菲律宾遭遇了国际收支危机的冲击,与此同时,反政府的军事力量新人民军与菲律宾共产党携手合作,成为菲共的游击组织,宣称要以武装革命推翻政府。

进入1970年代,菲律宾学生运动蓬勃发展,菲共新人民军的活动范围扩大,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也出现了伊斯兰教分离主义军队的活动。在这一大环境下,菲律宾反对党如自由党和国家民主运动也开始严厉的批评老马科斯政府,并要求改革。这一系列事件使得老马科斯政府面临内外交困的局面。

1972年9月23日,老马科斯宣布实施全国戒严令,取消1935年宪法中总统任期只有两届的限制,并开启了他长达14年的独裁统治。在此期间,他通过法令压制新闻自由和其他公民自由,关闭了国会和媒体机构,并逮捕了包括本尼诺·阿基诺、何塞·萨隆加和何塞·迪奥科诺在内的多名著名的反对派领导人。

小马科斯及其支持者宣称,老马科斯的统治为菲律宾的经济和社会带来了全面的进步,开创了菲律宾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黄金时代“。然而,实际情况是在老马科斯的统治下,腐败、不平等、停滞和残暴现象普遍存在,对菲律宾的经济造成了严重的损害,导致了菲律宾发展史上所谓的”失去的十年”,使菲律宾成为当时著名的”亚洲病夫”。

从菲律宾经济有关的统计数据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老马科斯的统治对菲律宾经济的影响。图1a显示,从80年代开始,菲律宾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经历了21年的萎缩,直到2003年才恢复到1980年前的水平。这种下降趋势与图1b中其他东南亚国家的经济发展轨迹形成了鲜明对比。

  • 图1a 菲律宾人均GDP趋势
  • 图1b菲律宾经济与东南亚其他国家经济发展对比

在经济停滞的同时,菲律宾的外债总额在老马科斯治下急剧增长。如图2b所示,从1977年到1982年的短短5年间,菲律宾外债总额增长了三倍,从1977年的82亿美元增至1982年的244亿美元。

老马科斯在全国范围内完成了从桥梁、核电站、公共卫生中心到文化建筑等一系列庞大的公共基础设施项目,但这些使用大规模外债完成的基建项目并没有起到带动经济发展的效果,反而大大增加了菲律宾的外债和利息。

此外,从图2a被视为推动发展中国家经济持续增长和发展的关键的制造业停滞不前,与其他正在经历高速发展的东南亚国家形成了鲜明对比。

  • 图2a 菲律宾制造业发展图
  • 图2b 外债总额增长图

即使是被誉为老马科斯任内的明星项目的大型基建工程,如圣胡安尼科大桥,也成了老马科斯及其亲信谋取私利的工具。这座大桥于1972年12月竣工,耗资约2100万美元,横跨圣胡安尼科海峡,连接萨马尔省和莱特省。但当时这两个欠发达岛屿之间的实际交通需求却不足以支撑这座大桥的运营。

因此,该桥更多地被用作休闲旅行路线,而随后的菲律宾政府的调查更揭示了大桥的预算被故意夸大,目的是为了让公司所有人、老马科斯的亲信鲁道夫-昆卡从中获利。

  • 圣胡安尼科大桥

圣胡安尼科大桥是老马科斯及其亲信利用公共项目谋取私利的众多案例之一。

其总统任期确切地说是他和其亲信的黄金时代。在老马科斯的独裁统治期间,其家族和亲信利用公共项目和裙带关系大肆敛财,积累了巨额财富。老马科斯的亲信,安东尼奥-弗洛雷恩多在违反宪法的情况下倾吞了帕纳博 6000 公顷的土地建立了香蕉种植园,这为他赢得了”香蕉大王”的称号,并为其家族积累了巨额财富。时至今日,他的家族至今仍是菲律宾最富有的家族之一。

与此同时,马科斯家族通过这些裙带网络积累了巨额财富,并拥有许多豪华住宅,墙上挂满了塞尚、马奈、毕加索和梵高等艺术家的博物馆级别的艺术品。老马科斯夫人伊美尔达更因为爱鞋成痴,以自己3000多双鞋子的经典画面,在全球引起热议。

根据后来的菲律宾政府的统计,马科斯家族的财富积累估计在 50 亿至 100 亿美元之间,而时至今日马科斯家族归还的赃款也不过是其总额的九牛一毛。

  • 伊美尔达的收藏

考虑到老马科斯的统治对菲律宾造成的严重影响,以及从他被流放到小马科斯登上总统宝座之间短暂的间隔,菲律宾公众的对于前独裁者家族的宽容,以及对刚刚发生不久的历史的健忘令人惊讶。

要知道,人民力量革命发生也不过是37年前。那些曾经上街游行的年轻人如今也不过五六十岁。然而,是什么使得菲律宾社会如此宽容、如此健忘呢?本系列文章的下一部分将深入探讨这一引人注目的回归道路背后的复杂原因,试图剖析菲律宾历史上这一重要篇章中各种社会和政治动态的交织与影响。

二:操纵回忆,小马科斯如何运用互联网重塑历史

在众多探讨小马斯科是如何赢得如此高支持率的研究中,其运用联网和社交媒体能力时常被视为首要原因。自小马斯科的总统竞选活动启动以来,大量的有针对性的虚假信息通过各大网络和社交媒体平台组成的综合网络进行传播和放大。

他们的目标是重塑老马科斯统治的历史,以及散布任何对于小马斯科有利的信息。互联网在菲律宾社会的高普及度使得这一策略非常有效。根据菲律宾调查组织We Are Social 2021年发布的菲律宾互联网用户报告显示,菲律宾是世界上社交媒体平台用户最多的国家之一,同时,菲律宾人是全球最活跃的互联网和社交平台用户。

2021年,菲律宾人平均每天花在互联网上的平均时间为10小时56分钟。同年,菲律宾的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用户分别为 7391 万和 8900 万,社交媒体用户数量占总人口的 80.7%。YouTube、Facebook、Instagram、Twitter 和 TikTok 是菲律宾使用最多的五大社交媒体平台。

更重要的是,菲律宾民众在依赖社交媒体作为主要信息来源的国家名列前矛。在 2021 年的调查中,51.7% 的菲律宾调查参与者将知名网络博主作为主要信息来源,即使是关于政治和选举的信息。这种现象揭示了菲律宾社会的一个值得关注趋势:相较于传统的新闻媒体、学术界和民间社会组织,菲律宾人更倾向于信任个人和个体的声音。

一位小马斯科的支持者在塔拉克市(Tarlac)的一次集会上表达了一种较为能够代表小马斯科支持者的观点:”主流媒体总是表现出偏见,忽视小马克斯的积极方面,这就是为什么我看鲁本-格利奥(一名亲小马科斯的网络博主)的视频而不看新闻的原因”。

社交媒体平台并非首次在菲律宾大选发挥重要作用。自2016年总统大选以来,菲律宾的许多媒体和学者针对杜特尔特总统在竞选期间利用社交媒体平台压制批评声音的问题进行了深入调查,并发现杜特尔特的整个竞选过程和任期都巧妙的运用了一系列手段操控社交媒体来应对民众对其开展的毒品战争和抗疫措施的负面评价。小马斯可与竞选副总统的杜特尔特总统的女儿萨拉·杜特尔特建立的战略伙伴关系意味着他可以从这一模式中受益。

自参选以来,小马斯科在竞选中充分利用了这一社会趋势和杜特尔特建立的网络水军,并通过社交媒体平台和意见领袖(KOL)进行宣传。在没有严格的验证协议的情况下,小马斯科的团队和支持者们可以随意生成对小马斯可有利的内容,攻击主流媒体。菲律宾媒体Rappler News的调查发现,大选期间,支持小马斯科和杜特尔特的粉丝账号网络组成了统一协调的网络,通过传播所谓的“菲律宾历史不为人知的事实”等内容来攻击主流媒体言论,并散布关于两代马斯科的虚假信息。

鲁本-格里奥和杰-周(Jay Cho)等知名网络主播参与了这场运动,录制并发布亲小马斯科的视频,利用自己在社交媒体上的影响力为小马科斯摇旗呐喊。菲律宾社交平台逐渐兴起一种“新叙事”,宣称老马科斯时代是菲律宾的黄金年代,经济蓬勃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和和平秩序都取得了可贵的成就。当美国广播公司的记者问及他是否认为自己在传播错误信息时,杰-周自信地回答说:“没有,我只是传播对小马科斯的支持。我没有说其他候选人是这样或那样。我只是在为支持小马科斯的菲律宾人代言。”

选举策略专家艾伦·格尔曼指出,从2016年至2022年,网络水军通过塑造更真实的网络形象,提升了避免被封号的能力。

如今,他们的运作模式类似于呼叫中心,由一名组长领导十来个人的团队,每人管理多个账户,每天发布与特定新闻或批评相关的信息。通过传播成百上千条不实信息,小马斯科成功地传播了一个核心观点:即马科斯家族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老马科斯并非腐败的独裁者,而是长达21年统治国家的杰出领导人,为国家带来了巨大的财富、荣耀以及许多基建项目,这是他之前或之后的任何总统都无法比拟的。

此外,这种说法还暗示他的儿子有能力复制这种领导力。在不同的平台上,这类贴文既包括虚假的事实,也包括带有真实信息的欺骗性的断言。这些策略在TikTok和Instagram上尤为有效,因为这两个平台的用户多为青少年,与戒严的历史相距甚远。

尽管小马斯科竞选期间的大量帖子已被删除或替换,但笔者仍然设法找到了部分帖子。

例如,一张在脸书上受到大量点赞和转发的帖子声称,菲律宾在马科斯时代是亚洲第二富有的国家,并附上了一张老马斯科的照片及疑问:“如果我偷了人民的钱,那为什么在我执政期间,菲律宾是仅次于日本的最富有国家?”然而,世界银行的数据却揭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真相。

1965年,马科斯在担任总统的第一个任期内,菲律宾在亚洲的国民生产总值排名是第七位,在全球排名是第三十位。然而,当马科斯在1986年离任时,菲律宾的国民生产总值已经下滑到亚洲第十三位,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跌至亚洲第二十一位,被泰国和韩国等国超越。这些数据与照片中所声称的“仅次于日本的最富有国家”并不相符。

另外一个支持马科斯家族的网站“卡希姆扬项目”发表的信息称:“发展高质量的道路和运输系统、桥梁、医院和学校对于经济增长和提高公民生活质量都至关重要。

在这一公共服务领域,费迪南德-马科斯总统留下的遗产是如此卓越和持久,以至于他的敌人毕生都在努力将其湮没在历史中。然而,无论他们如何努力丑化马科斯,他取得的重大成就都无法改变这样一个事实,即他在那个时代所做的一切至今仍在世界地图上熠熠生辉,这是继任他的五位总统所无法企及的”。

但是,相关贴文忽略的一点是:这些公共基础设施的投入非但没有为菲律宾社会带来福祉,反而使菲律宾经济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老马斯科主政期间几乎所有的大型项目都是通过外国贷款资助而完成的。

此外,这些项目的投资往往不是为了推动经济发展,而是为老马科斯及其亲信谋取私利。巴丹核电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根据后续政府调查显示,承担核电站建设的西屋公司最初是通过与马科斯的盟友赫尔米尼奥·迪西尼获得了建造巴丹核电站的合同。根据西屋公司最初的预算,建造两座反应堆的费用为5亿美元。

然而,在签订合同后,西屋公司将建造一座反应堆的费用增加到11亿美元,并在随后的建设中不断提高造价。1979年,该核电站因核泄漏事故而停止建设。目前,这座总造价约为22亿美元,约占菲律宾外债的8%的核电站已经彻底停止运行,每年还需要菲律宾政府投入5000万菲律宾比索用于维护。

  • 巴丹核电站

互联网的普及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信息获取方式,但任何一个人都很难在短短一两年内就能在全社会范围内操纵历史。强大的团队和大规模的宣传活动固然有其影响力,但正如德拉萨大学政治学与发展研究系的助理教授级讲师安东尼·劳伦斯·博尔哈所指出:“只有在接收者本身就愿意接受被灌输的信息的情况下,所谓的‘虚假消息’才能起到作用。”他的这一观点对于理解菲律宾的社会现象和政治动态具有重要意义。

在老马科斯的独裁统治结束后,如果菲律宾社会进行了全面的反思和国民教育,如此广泛的历史误读和观念操纵就不太可能发生。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菲律宾社会对独裁时代对集体遗忘,以及全社会性反思的缺位呢?

三:历史的回响:多维视角下解析马科斯的回归

菲律宾社会对老马科斯时代的集体失忆,以及对小马科斯重归政坛的宽容,主要源于几个相互关联的因素。

首先,老马科斯下台后的30多年里,菲律宾社会缺乏对老马科斯统治的深刻反思,这一点尤其体现在菲律宾国民教育领域中对老马科斯执政时期的批判,导致年轻一代的菲律宾人对这一时期的认识存在空白。

其次,菲律自古以来形成的家族政治格局的影响力也是导致这种现象的重要因素之一。在老马科斯统治时期,家族政治发挥了重要作用,他的许多政治盟友和亲信在政治上得到了提拔和重用,并长期把控菲律宾政界个大重要岗位。然而,随着人民力量革命推翻老马科斯后上台的科拉松-阿基诺政府未能彻底改变这种家族政治模式,导致老马科斯的盟友们仍然在菲律宾政坛保持着一定的影响力。这使得马科斯家族回归后并未收到清算。

最后,经济发展乏力和后老马科斯时代的民主政府的执政不力也是加剧这种现象的重要因素。在老马科斯统治时期结束后,菲律宾的经济发展相对滞后,这使得许多菲律宾人怀念老马科斯时代虚构的经济繁荣。同时,民主政府的执政不力也使得许多菲律宾人失去了对民主制度的信心,进而转向支持强权政治和独裁政权,为马科斯家族的政治复兴创造了肥沃的土壤。

国民教育的缺失

菲律宾国家教育系统中缺乏对老马科斯统治时期造成的伤害进行系统性、全面性的反思,是导致对历史集体失忆的关键因素之一。国民教育对于一个国家集体记忆的保存和年轻一代价值观的塑造至关重要。然而,菲律宾的国民教育在过去的37年都未能批判性地反思戒严时代的负面影响,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近几代人对国家历史上这一关键篇章的看法。

由于大多数年轻人都未亲身经历过戒严时期,他们主要依靠学校教科书和社交媒体来了解菲律宾历史。然而,前历史教科书内容编辑弗朗茨·扬·桑托斯的统计发现,许多菲律宾教科书对老马科斯政权的描述存在严重的偏差。在某些版本中,老马科斯被描绘成一个用武力造福社会的“仁慈独裁者”,甚至称他是自愿“让贤”下台的。弗朗茨认为,自从民主化后,菲律宾教育部将编辑教材的工作交给私营出版社,将选择教材的权利下放到学校一级是造成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由于缺乏统一管理,学校使用的教科书内容及选择是由作者和学校领导的政治倾向、编辑的意见以及出版商的商业利益决定的。这就导致了许多教材的编辑和采购人员出于自身的价值观给学生选购含有错误信息的教材,从而影响他们对历史事件的了解。

此外,即使使用了信息准确的教科书,关于戒严时期历史教学往往存在覆盖面不足和缺乏深度的问题。

远东大学公共政策中心的一项研究强调,在菲律宾中学历史教科书中,戒严法后期和人民力量革命等关键历史事件的覆盖面不足。这些主题往往被放在高中课程的最后,由于课程时间点限制,他们经常被掩盖或省略。

而且课堂上关于马科斯时代的讨论往往集中在他的基础设施项目上,而忽略了对相关国债、腐败和这些项目的真正受益者的批判性研究。国民教育中对于老马斯科时代反思的缺位,导致了新一代的菲律宾民众对历史的无知。在接受三联中读采访时,菲律宾理工大学地理政治学讲席教授、资深政策分析师理查德·海德里安告诉作者刘怡,从1986年到2022年,菲律宾的总人口增长了将近一倍,今天的主流选民并不真正知晓何为“马科斯王朝”。

在今天的选民中,34岁以下的年轻选民占到了合法选民总数的1/3左右,其中许多人甚至是第一次行使投票权。对他们来说,马科斯就是那个活跃在社交网络上的前省长,父辈的事情与他无关。因此,这为小马科斯在竞选总统期间操纵历史叙事提供了机会。

菲律宾国民教育中缺乏对老马科斯统治的批判凸显了菲律宾在独裁统治结束后的民主过渡时期缺乏全面的全国性反思。这种现象在其他成功推翻独裁统治,开启民主化的国家中并不常见。深入探究菲律宾复杂的政治动态,以及科拉松·阿基诺在推动民主化进程中所采取的措,我们会发现,造成这一现象的首要原因是菲律宾错综复杂的家族政治体制。

家族政治体制的延续

正如菲律宾德拉萨大学政治科学与国际研究教授朱利奥·卡布拉尔·蒂汉基所指出的,在菲律宾,“家族(以及建立在这些家族基础上的家族政治王朝),而不是政党,一直是政治的基石”。

这些名门望族(许多可追溯到殖民和前殖民时代的地主阶级)在地方和中央一级垄断了大量的经济、社会和政治权力。家族政治削弱了选举制度,也取代了政党制度,让政党衰弱而碎片化,并成为自菲律宾独立以来主导政治的力量。菲律宾独立后的17名总统中至少15人,众议院中三分之二席位都来自名门望族,其中,马科斯、阿基诺、拉莫斯、阿罗约等都是活跃菲律宾中央的主要政治家族。在地方上,大约140个不同的家族政治王朝长期把持着菲律宾的地方政府。

这些家族政治王朝,如奥蒂加、辛松和霍森等,假借民主选举的名义,通过家族内部的父子或兄弟接替,长期控制着地方各级行政职位,如省长、市长和众议员等。

比如,奥蒂加家族是拉尤尼恩省的政治王朝,自1901年起,省长一职便一直在其家族内轮转。辛松家族则在南伊罗科斯省盘踞多年,长期垄断该地区的政治权力。

马科斯家族也是一个典型的政治王朝,自老马科斯担任总统以来,马科斯家族一直控制着伊洛戈斯省,伊丽莎白-马科斯-基恩、伊梅-马科斯和小马科斯等不同家族成员在不同时代都担任各种重要职务。

这些家族还经常通过建立战略政治合作伙伴关系,如马科斯-杜特尔特的“联合团队”联盟,以及通过联姻结成政治联盟等方式相互联合,建立了庞大而错综复杂的家族体系,以确保各大家族对菲律宾政治经济的统治地位。

尽管1986年马科斯家族被赶出菲律宾后的新宪法在第2条第26款明确禁家族政治王朝的延续,此后几乎没有任何一任菲律宾总统立法执行过这一规定。

在2022年的选举中,77.8%的当选省长和73.1%的国会代表仍然来自各大家族的。在这个基础上,任何菲律宾政治家都无法改变菲律宾政治的基本格局。

未完成的民主化

老马科斯被驱逐后,科拉松-阿基诺通过选举成为了后马科斯时代的第一位民选总统,也是菲律宾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并领导了一系列菲律宾民主化,反独裁的改革。在任期间,阿基诺政府颁布了1987年版菲律宾宪法,该宪法限制了总统的权力并重新建立了老马科斯时代废除的两院制国会,并在在全国范围内恢复了了省市长选举。

然而,阿基诺本人也是菲律宾几大宗族的一员,她的父亲何塞-科庄科是菲律宾塔拉克省的著名商人和前国会议员,她的母亲德梅特里娅-苏穆隆家族也是当地政坛的常青树。

这一背景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她的改革方向。阿基诺并未把民主化看成是从根本上重组菲律宾政治体制以实现真正的大众参与的机会。相反,她主要关注的是以防止出现单一的垄断势力。她承诺进行土地改革和土地重新分配,但她作为地主阶级成员的背景使这一承诺难以兑现,因为这直接触碰到了包括她自己家族在内的核心利益。

  • 科拉松-阿基诺总统

此外,阿基诺接手的国家深受老马科斯独裁遗留的一系列问题影响,包括腐败、宗族政治、贫困以及近乎内战的局面,这严重限制了阿基诺实施全面改革的能力。

由于阿基诺是在菲律宾民众在人民力量革命的抗议浪潮中匆匆参选,当选后的她缺乏强有力的政党和组织的支持,因此不得不与各大势力组成联合内阁。这使得她的政府难以有效地应对后马科斯时代的种种挑战,而联合内阁自身问题也越来越多。

80 年代末期,她的联合内阁内部纷争不断,军事政变和叛乱层出不穷。尽管老马科斯已被流放,但他的势力仍然庞大且盘根错节,先后六次发动政变,企图推翻民选政府,迎回老马科斯。因此,阿基诺不得不向老马科斯的势力做出了必要的妥协,以维护新生的民主制度。

新政府出于担心疏远根深蒂固的精英阶层,因此没有采取激进措施, 而是采取了一条温和的道路,没有对菲律宾的权力结构进行根本性的改革,也没有对老马科斯进行全面清算,这导致支持马科斯政权的政治和社会结构基本保持不变。

这些早期的让步导致了菲律宾民主政治的结构性缺陷持续存在,并持续的影响后续民主政府。老马科斯的主要盟友和亲信在其下台后仍然保留了相当大的权力和影响力。马科斯的亲信老胡安-恩里莱在1965年被老马科斯任命为海关总署署长,1970年被任命为国防部长,并在1986年后继续担任了四届参议员。同样,科胡昂科(Cojuangco)在马科斯下台后仍在商界和政界拥有重要影响力。

1992年,接任阿基诺总统的新任菲律宾总统拉莫斯甚至是老马科斯的姨表弟。当马科斯家族结束流亡返回菲律宾时,他们既没有受到法律制裁,也没有受到公众问责。相反,他们受到了忠实拥护者和盟友们的欢迎,并继续在菲律宾政治中拥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为小马科斯的回归埋下了伏笔。

对独裁时代的怀旧情绪

除了家族政治的影响,马科斯家族再次崛起的背后,还有菲律宾后续政府表现不佳的原因,这促使菲律宾民众对威权主义产生了怀旧情绪。这一现象可归因于多种因素,包括经济的停滞和没有兑现的民主承诺。尽管从人民力量革命为菲律宾开启了民主化的大门,但30多年下来,普通菲律宾民众开始越来越对所谓的民主政治的感到失望。

菲律宾社会愈发觉得后马科斯时代菲律宾政府,包括阿罗约和阿基诺三世在内都未能带来实质性的结构性改变。在经济领域,民主制度下的经济并未为大多数人的生活带来显著改善。菲律宾经济仍以服务业为主,制造业增长有限,并未能实现包容性发展。

在1960年至2008年间,菲律宾的GDP增长落后于东盟邻国。尽管有时也经历过几轮不低的增长,但绝大多数财富依然进入各大家族的口袋里,1/4的国民依然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严重的不平等问题在全国范围内持续恶化。根据三联中读签约作家刘怡的描述,在马尼拉大都会,一个拥有1850万居民的繁忙城市,摩天大楼与现代化购物中心矗立在市区,而破旧的楼房和潮湿的贫民窟则零星分布在其间。即使在总统官邸附近,也能看到行乞的儿童和成群结队无家可归的人。

  • 马尼拉街景

在政治领域,地方政治家族在民主化时代对菲律宾的政治的控制不降反升。从1987年到2013年,政治家族在菲律宾国会的席位比例从61%上升到83%。这一比例在2022年依然高达73.1%。然而,与此同时,菲律宾民众对国家治理能力的担忧日渐增加。

在阿基诺三世治下,菲律宾政治体系似乎走到了失能的边缘。菲律宾政府对2013年11月海燕超级台风在莱特岛和萨马尔岛造成的大规模伤亡和破坏的反应迟缓,以及2015年1月在棉兰老岛的反恐行动处理不当,导致44名警察突击队员和5名平民在与伊斯兰叛乱分子的冲突中丧生。

这些事件在许多菲律宾人眼里凸显了菲律宾政府系统性的功能障碍。随着阿基诺任期结束,一股“国家失去了方向,急需果断领导的感觉”在菲律宾社会,尤其是中产阶级中弥漫。许多年轻的菲律宾人对民主政治感到失望,并对过去的历史了解不足,逐渐开始怀念他们认为的,曾经存在过的政治稳定和经济繁荣时期。这为小马科斯提供了机会,塑造自己作为老马科斯合法继承人的形象。通过这种方式,他像菲律宾民众展现了一个自己是引领菲律宾进入繁荣治理新黄金时代的唯一候选人的影响,从而使得他的支持率不断攀升,最终登上总统大位。

总结:重掌权舵之路

总的来说,菲律宾对马科斯家族政治的重新接纳,不仅仅是小马科斯操控互联网的结果,其背后更是体现了菲律宾民众对历史的一种集体遗忘,和现实政治失望的反映。这种对历史的误解和对现实的失望,塑造了人们对过去的怀旧情绪,并为小马科斯的总统之路创造了有利的条件。本文通过后马斯克时代菲律宾社会的动态为切入视角,探究了小马斯科回归背后的社会动因,为理解菲律宾政治历史的这一转折点提供更全面的视角。尽管人民力量革命已经过去了37年,菲律宾社会在反思历史,建设健全的社会制度之路依然任重道远。

参考文献:

Abarro, M. (2022, May 7). The Marcos Connection: Political Clans Backing Bongbong’s Malacañang Bid. ABS-CBN News. https://news.abscbn.com/spotligh … l-clans-backing-bbm

Afinidad-Bernardo, D. R. M. (n.d.). Edifice Complex: Fact or fiction? Marcos built power structures that benefit Filipinos. Philstar. Retrieved from https://newslab.philstar.com/31-years-of-amnesia/building- spree

Arugay, A. A. (2022, April 14). Stronger Social Media Influence in the 2022 Philippine Elections. Fulcrum. https://fulcrum.sg/stronger-soci … the-2022-philippine elections/

Caballero-Anthony, M. (2022, May 13). A Marcos returns to power in the Philippines. Brookings.https://www.brookings.edu/articl … in-the-philippines/

Cabato, R., & Mahtani, S. (2022, April 12). How the Philippines’ brutal history is being whitewashed for voters. The Washington Post.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 … os-memory-election/

Conde, C. H. (2007, July 8). Marcos family returning to the limelight in the Philippines. The New York Times.

Daroy, P. B. (1988). On the Eve of Dictatorship and Revolution. In A. Javate-de Dios, P. B. Daroy, & L. Kalaw-Tirol (Eds.), Dictatorship and revolution: Roots of people’s power (1st ed.). Conspectus.

Gilliland, H. C. (2021, June 28). Graft: Where Did Marcos Hide His $10 Billion Fortune? Bloomberg Businessweek. Retrieved from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21-06-28/finding-the- hidden-10-billion-fortune-of-philippines-president-ferdinand-marcos

Hutchcroft, P. D. (1991). Review: Oligarchs and Cronies in the Philippine State: The Politics of Patrimonial Plunder. [Review of the books Politics of Plunder: The Philippines under Marcos, by B. A. Aquino; Unequal Alliance: The World Bank,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and the Philippines, by R. Broad; The Philippine State and the Marcos Regime: The Politics of Export, by G. Hawes; Filipino Politics: Development and Decay, by D. Wurfel]. World Politics, 43(3), 414-450.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Juego, B. (2022, September 23). On Martial Law at 50: Fact-Checking the Marcos Story, Countering the EDSA History. Heinrich Böll Stiftung. Retrieved from https://th.boell.org/en/2022/09/23/martial-law-50 Martial Law Museum. (n.d.). Edifice Complex: Building on the Backs of the Filipino People. Retrieved from https://martiallawmuseum.ph/maga … ks-of-the-filipino- people/

Kahimyang.com. (n.d.). Marcos’ unparalleled achievements in Energy and infrastructure development. https://kahimyang.com/kauswagan/ … arcos-unparalleled- achievements-in-energy-and-infrastructure-development

Martial Law Museum. Edifice Complex: Building on the Backs of the Filipino People. https://martiallawmuseum.ph/maga … n-the-backs-of-the- filipinopeople/

Mendoza Jr, A. (2009). ‘People Power’ in the Philippines, 1983–1986. In A. Roberts & T. G. Ash (Eds.), Civil resistance and power politics: The experience of non-violent action from Gandhi to the present (p. 181).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Official Gazette of the Republic of the Philippines. (n.d.). A History of the Philippine Political Protest. Retrieved December 10, 2018, from [URL Needed].

Parry, R. L. (2022, June 14). My troll army won Philippines presidency for me, admits dictator’s son Bongbong Marcos. The Times. https://www.thetimes.co.uk/artic … ng-marcos-0mrnlkgjl

Poynter. Misinformed electorate contributed to Marcos Jr. win, say Filipino fact-checkers. https://www.poynter.org/fact-che … tributed-to-marcos- jr-win-say-filipino-fact-checkers/

Punongbayan, J. C., & Mandrilla, K. (n.d.). Marcos years marked ‘golden age’ of PH economy? Look at the data. Rappler. Retrieved from https://www.rappler.com/voices/imho/124682-marcos-economy- golden-age-philippines/

Quah, J. S. T. (2010). Curbing Corruption in the Philippines: Is this an Impossible Dream. Philippine Journal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 54(1–2), 1–43. Retrieved from https://journals.upd.edu.ph/index.php/pjpa/article/view/1450

Rappler.com. (2021, August 31). FALSE: It’s impossible for Marcos’ wealth to be sourced from public funds. https://www.rappler.com/newsbrea … -marcos-ill-gotten- wealth-sourced-public-funds/
Rappler.com. (2019, September 19). FALSE: Marcos built first airport in Asia.https://www.rappler.com/newsbrea … first-airport-asia/

Rappler.com. (2021, September 29). FALSE: Philippines was richest country next to Japan during Marcos’ term. https://www.rappler.com/newsbreak/fact-check/philippines-richest- country-next-japan-marcos-term/

Santos, E. P. (2016, February 25). Sociologist explains: Despite father’s dictatorship, why are Marcoses still popular? CNN Philippines. Retrieved February 26, 2016

Santos, F. (2020, October 2). Remembering martial law in the Philippines: Education and media. New Mandala. https://www.newmandala.org/remem … ducation-and-media/

Santos, F. J. (2022, May 23). How Philippine Education Contributed to the Return of the Marcoses. The Diplomat. https://thediplomat.com/2022/05/ … rn-of-the-marcoses/

Traywick, C. (2014, January 16). Shoes, Jewels, and Monets: The Immense Ill-Gotten Wealth of Imelda Marcos. Foreign Policy.

VERA FILES. (2021, October 20). VERA FILES FACT CHECK: NAIA is NOT a Marcos project. https://verafiles.org/articles/v … -not-marcos-project

Viray, P. L. (n.d.). Money Trail: The Marcos Billions. Philstar. Retrieved from https://newslab.philstar.com/31-years-of-amnesia/never-convicted

HQ丨编辑

HQ丨编审

黄磊珂(牛津大学区域国别研究院)丨作者

免责声明:

1.凡本网站注明文章类型为“原创”的所有作品,版权属于看南洋和新加坡眼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新加坡眼”。

2.凡本网站注明文章类型为“转载”、“编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或编译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有价值资讯,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