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约瑟林能缓服兵役?新加坡的兵役可以逃吗?

0
1611

新加坡泳坛小将在奥运会上为国争得50年来第一面金牌,举国欢腾之余,貌似有人跑偏了,不约而同关心同一个问题~~

 

640 640(2) 640(3) 640(4)

既然这么多人关心约瑟林的服兵役问题,而众所周知新加坡的男性公民(包括PR)要强制服兵役,国会索性就在昨天(8月15日)公开商议了这件事。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国防部长黄永宏也在Facebook上宣布,原本应在这个月底入伍的约瑟林,获准再次延缓四年服兵役。

640(5)

延长缓役期限的申请,由约瑟林和他的父母提出,也获得了文化、社区和青年部的支持。想必来自武装部队理事会的批准,一定令约瑟林一家非常高兴吧,他就此可以专心备战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了。

既然新加坡的兵役问题,这么引人注目,今天我们就来谈谈这事,先看一些基本常识~~

根据新加坡法令,所有男性公民或永久居民,都必须完成为期两年的国民服役。之后也须履行战备军役,直到40或50岁(特指军官)。相关阅读:

640(6)

在全体适龄男生强制服兵役的前提下,若有人蓄意逃兵役,后果就很严重。根据国民服役《征召法令》(Enlistment Act),逃兵役者可面对最长三年监禁,或罚款最高5000元,或两者兼施的刑罚。当然,你还有一条路可走,就是申请缓役。

只是要想成功申请缓役,条件非常严苛。以运动员为例,国防部长黄永宏于2013年就在国会上说了,他们必须接受鉴定

1、是否具备在国际赛事比如奥运会上赢得奖牌和为国争光的潜能

2、是否有充分理由证明需要缓役以进行全面培训和在国际比赛中成功竞争

只有两个答案都为“是”的运动员,才能获准缓役。所以近四十年来,成功缓役的运动员只有包括约瑟林在内的六位。其中就有曾任新加坡国家游泳队总教练的洪秉祥,他的50米自由泳成绩曾经排名世界第一,获准在1980到1986年间缓役。

640(7)

讲回逃兵役,对于新加坡公民来讲,就算你后来改变了国籍,蓄意逃兵役者,除非你是不打算回来了,否则还是难逃被罚的下场。当然,有些可能是特例,像这位,新加坡男子变性为女人,成功躲过兵役

案例一:今年60岁的钢琴演奏家陈万荣,12岁时就因为难得的音乐天分,被保送进英国的梅纽因学校就读,之后又进入英国皇家音乐学院深造,期间一直没有回国履行国民服役义务。他在1978年宣布入籍英国,那就意味着他放弃了新加坡国籍。

 

640(8)

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吗?图样图森破!2005年初,陈万荣回到新加坡后,就被控逃兵役,罚款3000新币。坊间一片哗然,就罚款了事啊,说好要监的呢?

当事人本身就对事件所引起的争议感到难过和惊讶。原本想在当年12月在本地举办独奏演奏会的他,为了避免继续成为社会舆论的焦点,就取消了演出计划;连带两年后的另一场由新加坡交响乐团排定的,与陈万荣同台演出的音乐会,也不了了之。

好在这位堪称本地出产最著名的钢琴家,还是回来在家乡父老面前秀了琴技。就在今年6月,他和新加坡华乐团合作,在滨海艺术中心的音乐厅成功举办了“回乡之旅2”音乐会。

案例二:现年25岁的新加坡人周谦友,在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因为被诊断有多动症,认为本地教育体系不够完善的父母,就在四年后他15岁的时候,送他去了澳洲接受特别教育。

640(9)

在18岁应该入伍的年纪,他申请延迟服役直到完成大学教育。尽管国防部再三通过电邮甚至上门通知他,已经拒绝了他的延后入伍要求,必须如期报,他还是我行我素留在了澳洲,直到2013年3月考取机械工程学士学位。

他在毕业后回到新加坡,2013年11月开始服役的他在2015年8月退伍,目前是受训机师。

640(10)

▲会是像这样的威风机师吗?

当然他也难逃刑罚。在法庭上,因为逃役六年又27天,他原本被罚款4500元,后在控方的要求下,刑罚就被加重到坐牢一个半月,并说要不是他在服役期间的表现好的话,刑期原本是翻倍的。

主理案件的长官就说了~~这些不获延迟服役的罪犯,不应该准许他们只需缴付罚款,就能‘购买’到缓役的特别待遇。要是大家都像这样自行选择几时服役,然后只是被罚款了事,这对其他按时应召入伍的青年,是不公平的。

案例三:现年30岁的第二代中国移民王寅初,1996年随父母来到本地读书,不仅学业表现优异,曾获生物奥林匹克奖,也有武术和音乐特长。2005年,当他19岁时,成为公民并循例服兵役。为啥他要比人家晚一年,因为他转学过来留级了呀,考虑到他们总得把书读完呀,就算符合延后入伍的条件了。

他在服役期间,2008年被心仪的剑桥大学医学院录取。原本是个大喜讯,可是,问题来了:眼看医学院开课在即,他向国防部要求中断兵役,被拒;又转向武装部队内部和国会议员上诉,也不成功,国防部却坚持让他服完剩下的一个月兵役。

他当然也向大学求情延迟入学了,只是傲娇的剑桥不准他延,就建议他隔年重新申请,但校方“无法保证学额”。

640(11)

▲剑桥大学的诱惑难以抗拒

终于,两难中的他在2008年10月8日擅自飞出去读书了。自知罪责难逃的他,就在2013年10月,电邮通知国防部有意自首。2014年6月,念完医学课程的他,主动将自己回新的日期和班机告诉国防部。

去年7月2日,他从英国回来后就向移民与关卡局自首了,随即就被新加坡武装部队宪兵司令部拘留。他原来只被判了三周拘禁,也是因为控方认为刑罚严重不足—-毕竟他抵触的“擅离职守”武装部队法令条文,可判最高两年的强制性监禁—-2015年在向军事上诉庭上诉后,把他的刑罚增加到了一年半。

640(12)

 

▲新加坡男儿都得保家卫国

哪怕王寅初在军中的表现出色,而且他只剩区区31天的服役天数没有完成,国防部主控官就认定,必须严惩类似长达六年的擅离职守严重罪行,以发挥阻吓作用,要是其他服役人员都以为这只是小Case而已,岂不是乱套了!

一家人闻判后的哀伤可想而知。毕竟有资深律师说了—-很有可能擅离职守会留下刑事案底,无疑会影响王寅初日后在本地的事业。可这就是为当初决定付出的沉重代价。

至于永久居民,如果为了逃避国民服役,放弃了永久居留权,过后又想申请就业准证或者学生准证重回新加坡的话,基本是不可能的;至于想取回永久居留权,就更不用想了。

事缘几年前的一项调查报告就指出,在新移民的第二代男丁当中,就有1/3的人因为拒绝服兵役,而失去永久居民的资格。

这一直是个颇具争议性的话题。按照规定,新移民不论是公民或永久居民,第一代都豁免国民服役,至于他们的第二代男丁,则都必须在年满18岁那年去当兵。

可是,一部分人既享受了永久居民福利,到关键时刻就脚底抹油走了,在外国读完书后或许又要回来工作……,感觉是平白占了国家的宝贵资源嘛。既然本地人对此有诸多不满,那政府就顺应民意,收紧政策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