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要打造成一个怎样的国家?

1
1452

编者按:

李光耀的政治形象与其家庭背景、成长历程、政治经历、个性特质、基因遗传、后天机遇和努力密切相关。作者蔡裕林的新书《李光耀思想解读与探究》旨在深入探究新加坡进入李光耀时代后,专门梳理、解读和探索李光耀本人、他的思想,以及他对新加坡和世界的判断与预测。书中探讨了为何新加坡能够在一代人的时间内从第三世界国家晋升为第一世界国家的问题,本书致力于为读者逐一解析这些问题。


新加坡要打造成一个怎样的国家

不得不说李光耀确实是一位很成功的领导者,李光耀采用“Think Big Do Big”来领导新加坡走向了成功。如果没有这种智慧思维,新加坡就不可能出现炼油中心、世界级的樟宜机场和全球知名的金融中心等。

李光耀领导的新加坡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首先需要对世界和新加坡有精准的战略洞察和定位,然后依据既定的战略规划有计划有步骤地推进。这还涉及国家制度和治理是否具备相应的条件和协同配合。因此,新加坡能够成功地发展成为一个国家,确实是一项不易的成就。



如何建构一个正常的国家

新加坡的生存意味着在历史和现实中克服了多种问题,如严重失业、紧张的种族关系、贪污腐败和法治不健全等。虽然作为一个新生小国,虽然新加坡已经在朝着建设一个真正的国家的目标和战略方向取得了进展,但仍然需要更好地解决许多历史和现实难题。

首先如何建立国家认同

由于多元种族的移民的社会背景,对新加坡最好的认同是建立在共同利益的基础上,允许不同种族拥有各自发展的空间。这意味着以国家文化认同为核心,辅之以不同族群的文化认同,共同构建新加坡国。

打造成为一个良政善治的国家

李光耀一直赞同西方民主议会制,尽管如此,他从未掩饰过对西方民主制度的独特看法,他认为民主是有益的,但必须根据国家独特的情况来实施。

因此,可以理解新加坡政治体制的演变,既不同于西方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所倡导的以”普世价值”为基础的模式。简而言之,新加坡政治体制的发展要遵循宪法规定的每五年一次的选举,以获取选民的授权来执政。

正因为这种授权是有条件的,即需要展现出良好有效的国家治理、为国家富强而努力,以及为国民福祉尽职。

一个展现现代文明的和谐社会

若从构建一个进步、繁荣、和谐的现代化新加坡来看,还有很大的差距。问题在于新加坡的历史短暂且多元的移民社会。因此,如何构建这样的新加坡显然需要基于其独特的国情,运用适应国家治理的基本思维与原则来应对。

李光耀为创造这样的新加坡,他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严格规定政教分离、颁布《种族宗教和谐法令》以设定组屋种族比例制度、推行双语教育制度,以及设立选区、实行民选总统的种族代表制度等。这些法令法规、体制和机制的存在与实施,使新加坡能够从过去的不断纷争、紧张的族群关系中走向社会和谐,无疑为创造了新的和谐社会氛围作出了贡献。

李光耀团队注重教育,推崇科学与技术,尊重良性民主和基本人权,强调公正平等竞争中的价值。在城市化进程中,他们努力地将新加坡发展成具备现代生活水准和良好基础设施的国家,同时也将其塑造成了一个“花园城市”。

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国家

李光耀也特别注重国家建设的可持续性。为了确保新加坡能够持续地发展,他和他的团队制定了相应的应对措,比如:

– 借助具备前瞻性的战略规划,来引导和规范国家的生存与发展方向。

-为了维持和谐的族群关系,必须伴随着逐步、平衡、有序的法制改进和强化沟通渠道,以及及时有效地化解因国家认同与族群差异引发的和谐共处问题。

– 保持友好互利的邻国关系,塑造备受尊敬的国家形象。

– 对于历史时代、国际格局和地缘政治,要持有敏锐的觉察,并需进行可靠的战略分析和定位,以便在适当时机作出必要的及时回应,以维护国家的核心利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蔡裕林新书《李光耀思想解读与探究》发布会时间:1. 9月10日新加坡天府会2. 9月23日济阳蔡氏分享3. 10月11日到深圳15日在新加坡中国广州商会分会4. 10月16日新书发布会5. 10月23日新加坡世界华商大会分享6. 10月29日随笔南洋导读会

作者简介
蔡裕林,新加坡政治观察员。自2011年起,以独立政治观察者身份,专注本国政治变迁,撰写时事评论,主要发表在《联合早报》言论版、新加坡眼等网站。作者也曾长期受邀在新闻资讯电台95.8等媒体的时政节目中接受采访;并以特邀培训讲师身份受邀做新加坡国家治理、时事课题的公开讲座。
已出版的著作有:《新加坡刮起改革风》(2013)、《李光耀时代VS后李光耀时代》(2015)、《大选如何改变新加坡》(2015)、《新加坡模式:挑战与应变》(2017)、《后李光耀时代何去何从》(2019)、《新加坡抗疫纪事》(2021)。

— END —

相关阅读:

编辑:KS

1条评论

  1. 新加坡的成功,说起来锵锵,想起来其实凄怆 — 看看这里的一段话:

    “…严格规定政教分离、颁布《种族宗教和谐法令》以设定组屋种族比例制度、推行双语教育制度,以及设立选区、实行民选总统的种族代表制度等” — 这些政策其实都是障眼法,也就是任何国家都学不来 — 除了中国。而且,中国其实不是学新加坡 — 因为真正的原因就是华人潜藏在DNA里的文明 — 以和为贵的传统精神。

    虽然表面上说的是双语教育,然而以英文作文第一语文,其实就已经是剥夺了华人作为最大族群的语文权利。设立选区在每一个民选国家不值一提。这里应该说的是“集选区” — 老实说,全世界也只有新加坡能够强制推行这种不可理喻的选举制度。而且没有办法复制,因为结果就会是腥风血雨。而在一个民主国家,民选总统竟然还能够作为一项良政被举例,那其实就是对“民选”一个极度的反讽。而且,在一个以“不分种族”为信约的国家来说,“种族代表制度”就赤裸裸的残酷的在种族之间划下了一道不可逾越的沟壑。

    中国的汉族据说多达九成, 少数民族却受到比汉族优越的待遇。这和西方自诩为民主和注重人权的国家里白色人种歧视有色人种的常态形成了一道诡异的风景线 — 莫非这就是“罗刹国” — 譬如美国让印第安人几乎灭绝就是“人权的楷模”?

    新加坡的种族比例,不必我来说,也就是华人以和为贵的DNA,是保证国家稳定的磐石 — 不是吗?组屋的种族比例其实就戳破了真相 — 试想,新加坡的种族结构如果换成了其它民族成为“多数族群”的时候 — 其实我也可以保证 — 新加坡的种族和谐就会在一日之间化为“乌有”。

    新加坡若是7成人口是马来人会怎样?7成人口是印度裔会怎样?7成人口是欧亚裔会怎样,其实新加坡人心中有数。这也是为什么新加坡的政策里一道最奇异的政策 — 组屋必须符合种族比例的主要原因 — 那就是限制了少数族裔在某一个小区成为“多数族群”。

    为什么?因为除了华人,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民族的文化的DNA里带有“以和为贵”的精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