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男子担任近千家公司挂名董事,助中国公司洗黑钱

0
371
新加坡一名37岁男子,因未尽董事职责,手下公司洗钱730万新币,被判坐牢、罚款。

被告Xie Yong,本月18日被判罪名成立,入狱四周,罚款5万7000新元,五年内禁止担任公司董事。被告已付清罚款。

新加坡男子担任近千家公司挂名董事,助中国公司洗黑钱

担任980家公司的挂名董事

控状指,Xie Yong帮助一些中国籍客户成立公司,并担任高达980家公司的挂名董事。但是,他没有尽到董事的管理职责,让其中一些公司参与洗钱活动。

Xie Yong有专业会计硕士学位,在2013年成立公司,名叫Tox Tech,后来改名为DD。在会计领域,DD一般是Due Diligence的缩写,意即“尽职调查”。

2019年,DD公司提供会计和企业服务,包括帮外国客户在新加坡成立公司、设立公司银行账户、提供挂名董事、报税和年审。

 

新加坡男子担任近千家公司挂名董事,助中国公司洗黑钱

他提供配套服务,从提供挂名董事、挂名地址和公司秘书的一条龙服务,每次收费700新元。如果需要开设银行户头,就多收100新币至150新币。

从事中国业务

 

2020年,Xie Yong开始进军中国市场。之后,他主要都是中国客户。他也开始接到不少中介和个人的业务咨询。其中一人名叫Lou Yong。

从2020年至2021年,凡是使用他公司服务的中国客户,为了达到注册公司需要的“至少一个本地居民作为董事”的法定要求,Xie Yong都把自己列为挂名董事、公司秘书,同时把客户列为董事和股东。

 

新加坡男子担任近千家公司挂名董事,助中国公司洗黑钱


他让客户签署免责声明,承诺公司不进行非法活动,同时也声明他自己不参与公司的管理和业务,不为公司的任何行为负责。

 

从不核实情况

 

庭审显示,Xie Yong清楚知道,自己在协助注册这些公司时,负有审核公司的法定责任。因此,他会上网简单搜索这些客户是否处于刑事调查。他也会问中介这些人的护照是否属实,但他自己不做核实,而以中介的说法为依据。

他也从不问中介,这些人究竟是从事什么业务,因为他知道中介根本答不上来。

在答辩时,Xie Yong跟法官说,他原本打算在财务年度结束时,才去索取这些公司的业务情况说明,如果发现有异常情况,他准备随时把这些公司关闭。

然而,Xie Yong涉及的这些公司,就有两家出了大事——参与洗黑钱。

 

新加坡男子担任近千家公司挂名董事,助中国公司洗黑钱


公司参与洗黑钱

 

第一家公司名叫Wei Hui,是Luo Yong介绍给Xie Yong的。这家公司有两名董事,一个是Xie Yong,另一人名叫Xiao Wei An,中国籍。

从表面上看,这家公司从事包包、行李箱、旅行物品的零售。在成立公司之前,Luo Yong跟Xie Yong说,Xiao Wei An打算做贸易生意,但是他的业务通常不在新加坡。

 

Xie Yong后来了解到,Xiao Wei An为了规避中国的外汇管制,因此要在境外开设银行户头。但是,在新加坡很难以中国公司的身份开设银行户头,因此打算成立本地公司,由这家公司来办理此事。

于是,Xie Yong协助成立了Wei Hui公司,并以公司名义在星展银行开了多币种银行户头,以Xiao Wei An为户头签署人。

2020年10月,一家名叫Armor Survival的美国公司遭受网络骗局,被骗将150万美元汇入Wei Hui公司户头。之后,这笔钱从新加坡转出境外。

事后,新加坡警方接到报警。警方调查显示,Xiao Wei An本人未曾入境新加坡。

主控官指出,被告之所以协助Wei Hu公司设立银行户头,完全是利用本地银行允许远程开户的方便。

 

新加坡男子担任近千家公司挂名董事,助中国公司洗黑钱


2020年5月,新冠疫情高峰时期,中介Luo Yong叫Xie Yong接手Joy Trader公司的董事和公司秘书职务。该公司也是在新加坡注册。Luo Yong告诉Xie Yong,这家公司处于休眠状态,Xie Yong只须负责明年提交年审报告,可得460新元报酬。该公司有两名股东,一人叫Wang Huquan,另一人叫Fan Jing。

在2020年6月至8月期间,有家名为JFGW的美国公司陷入网络骗局,向某个香港户头汇去750万美元。

其中,310万美元被转到Joy Trader在新加坡的OCBC华侨银行户头,之后这笔钱被转走。

2020年7月,一家名叫TIMC的香港公司陷入网络骗局,转了73万1000美元。之后,这笔钱连同其他一些款项,被转进Joy Trader户头。这些钱在2020年11月被转出去,2021年5月,银行户头注销。

在2020年5月左右,Xie Yong发现自己被新加坡本地银行列入黑名单,无法开户。他不问为何,反而找其他人出任公司挂名董事,来规避无法开户的窘境。

这时,他通过员工,认识了51岁的中国籍女子、新加坡永久居民Lan Fang。他跟Lan Fang说,让她成为DD公司客户的挂名董事,每挂一名可得50新币报酬。

之后,他协助成立一家名叫AFT的公司,就是以Lan Fang为挂名董事。这家公司后来被用来洗黑钱,把从一家名为Tempo的澳洲公司的诈骗款洗白。

警方调查显示,截至2021年1月,Xie Yong是980家公司的董事。其中,831家是活跃公司。另,在DD公司安排下,Lan Fang名下注册了大约100家公司。

控方指出,由于Xie Yong对公司的非法运作视若无睹,导致500万美元的黑钱从Wei Hui公司和Joy Trader公司流走,因此,要求法官判刑四至六周,并判他至少五年不得担任董事职务。

 

ABC丨编辑

CY丨编审

网络资料整理丨来源

pixabay丨图源

免责声明:

1.凡本网站注明文章类型为“原创”的所有作品,版权属于看南洋和新加坡眼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新加坡眼”。

2.凡本网站注明文章类型为“转载”、“编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或编译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有价值资讯,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加坡男子担任近千家公司挂名董事,助中国公司洗黑钱
新加坡男子担任近千家公司挂名董事,助中国公司洗黑钱

相关阅读

新加坡男子担任近千家公司挂名董事,助中国公司洗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