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一步能否新加坡,退一步可别韩国

0
244

最近挺忙的,也一直没有想说的杂乱的话,因为,房子的序幕已经缓缓落下。而且与自己的预判一致的是,房子何时休,只要看恒大就行了。一语成谶,果真是恒大一鲸落,揭开整个房市坍塌的序幕。曾经的恒大,原本有几次翻身的机会的,但在没人愿意承担责任的时代中,个人的贪欲永远战胜责任心。于是,我们看见的是恒大、碧桂园一众高层纷纷变现和转移自己的个人财富,撇来责任,将窟窿抛给国家和购房的个体,最终被查处收押的结局也在情理之中。


这是一个不迷信既往旧时代权威的时代,很多人在迷茫中迫切寻找新时代的运行法则。一旦分配机制出现了问题,就会导致发展难以维系的结局。如果你个人的努力成果在高涨的物价面前不堪一击,不曾奋斗的人却在疯狂攫取你的劳动成果,最好的减少损失的方式就是你也不再无谓的奋斗和努力,只聚焦自己的个人喜好和利益得失。反过来,会倒逼各行业开始新的运行法则。个人和行业如此,国际局势更是如此。所谓政治,就是把朋友搞的多多的,把敌人搞的少少的。而如何保证得到的多多的朋友能够在一段较长时间内是值得信任的,利益共同体才是坚固的。带给对方切实的利益,这是交友的前提条件。或物质或精神信仰,但不能空口画饼。但物质必须依托于你提供的是源源不断的,且喂不饱对方,只会增加对方不断上涨的贪欲。这也是既往时代发展的困局,在解决了基本温饱的共同奋斗目标以后,人群出现了剧变,贫富分化严重,导致已经无法寻找到新的共同奋斗的目标。年轻一代更是躺平、佛系,俨然成为新时代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近期,《福布斯亚洲》杂志公布了今年新加坡50大富豪榜,Meta Platforms(前身为Facebook)联合创办人萨维林Eduardo Saverin,以160亿美元的财富荣升今年新加坡富豪榜榜首,再次证明了新加坡对富豪的强大吸引力。近年来也有许多中国富豪移民新加坡,如海底捞创始人张勇、迈瑞医疗联合创始人李西廷等。

之前有个凉茶饮料圈子的段子:老大和老二干仗,死掉的是老三。而另一种说法也可以成立,那就是老大和老二干仗,老三吃饱。不同的行业是不能一以概全的。凉茶并不是生活必须品,市场承载能力有限,只能是你死我活的剩余存量市场的白刃战。而大的经济综合体之间的较量,会导致局部地区形势不明朗,资本出于安全的考量,会倾向于潜力洼地,寻求新的投资回报。以新加坡为例,最近这两年,新加坡成为毫无疑问的投资热土。

  • 2022年9月22日,英国智库Z/Yen和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联合发布第32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 32)。根据报告,在全球前十大金融中心排名中,香港位列第四,上海第六,北京第八,深圳第九。值得关注的是,相较上一期排名,新加坡上升至第三,而香港则跌至第四。新加坡取代香港,成为亚洲首要金融中心。

闷声发财的典型代表,一个小小的国家,能够迅速成为金融中心,有很多值得借鉴的地方。退一步可能就会进入到韩国当下的尴尬境地。因为无论是课外辅导机构的整顿还是近段时间“厌童”现象的增加以及更为贴近当下局面的韩国房市危机,这个邻近国家有颇多相似之处。而这个国家正在经历的,可能也会对我们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信息比黄金重要——

1997 年11月11 日,这一天韩国的外储余额只有38.4亿美元,两周后需要偿还的外债就达100 亿美元,而当时韩国进口生活必须的主粮,一年需要120亿美元。在1997年开始的亚洲金融危机中,韩国是亚洲四小龙中受伤最重的国家,但韩国人众志成城万众一心,捐美元捐黄金,有些人几乎倾其所有,200多万韩国人捐出黄金总额高达10亿美元,正是这种精神稳住了韩国的国家信用,大家同心协力,共同渡过了经济危机。

而危机后韩国通过金融改革不但保住了民族资本,让国内大企业避免了被收购的命运。并且成功的避免了韩国成为国际金融资本的猎物。只是时至今日,此等同仇敌忾的动员能力和凝聚力,还存在吗?

——当下的韩国经济危机——

存量财富时代,大家着急抢夺仅存的资源。且随着外贸的熄火,投资无处下手,国内的消费市场,只能从旅游和餐饮上攫取,这唯一的增长点,犹如夜空中的荧光点点,微乎其微。当然,广袤的国内市场,还能够顶一顶。但相邻的韩国,却已经出现了经济危机。
众所周知,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伴随着欧美通胀潮加剧,民众的消费能力剧烈退化,芯片相关行业因此遭遇困境,去年欧美耐用电子消费品的消费量下降两成,今年更是达到四成以上,并造成芯片企业的业绩扑街。韩国这种在芯片制造领域进行了重点布局的国家,出口更是遭遇重创,韩国因此变成了一个外贸逆差国。特别是跟我国之间关系的冰河期,导致三星等工厂外迁,中国市场属于被放弃的市场。既往对我国处于贸易顺差状态,但现在的市场放弃,也影响到了韩国本国市场。这才有了着急的美国觐见。


韩国着实遭遇到经济的巨大危机,东亚人民,向来对房子着迷,韩国人也是如此。从去年开始,韩国房价已经连续8个月下跌了,部分地区从最高点下跌了30%到40%。这背后深层次的原因,首先是新生人口持续下滑。2022年韩国总和生育率下降到了0.78,达到历史新低,在主要国家中排名倒数第1。

其次,是类似于美国当年的次贷危机的玩法暴雷。韩国一直独有的一种租房制度,叫全租房。简单来说,就是只要房客能拿出一大笔押金,押到房东那,那这个房子你就可以免费住两年,两年后押金全额退还。这笔押金可不是小数,一般至少是当前房价的50%。虽然不是个小数,但是韩国存款利率非常低,就算钱存到银行也没什么收益。而对于没什么存款的人,银行也可以全租贷款,利息只有大概1%多点,额度能达到押金的90%。也就是说你只需要付一个非常低的银行利息,就能住上房子了。
既往这种游戏还能玩,但随着美国不断加息,全球经济遭受重创,房价一直涨的预期改变了,刚需人口持续下滑,年轻的韩国人已经很大比例开始不婚不育,甚至出现了尼特族现象。据《2020年全球青年就业趋势报告》显示,全球有上亿的青年属于“尼特族”。

所谓“尼特族”,即“不就业、不上学、不受训”的“三不青年”,其英文缩写是NEET (Not in Education、Employment or Training)。“尼特族”似乎是主动选择了得过且过的生活,他们不愿意工作,宅在家里,沉浸于虚拟世界和网络生活,很少接触现实社会。

无望的生活也让很多韩国人萌生了自杀的想法,根据韩国统计厅的调查报告显示,仅仅在2021年一年中的自杀人数,就达到了13352人之巨,自杀率更是高居发达国家之首。

——1997年的韩国经济危机——

时光荏苒,人性贪婪的特点不会改变。当下的经济危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再来。正如韩国电影《国家破产之日》所述的1997年韩国外汇危机发生的前因后果。

1997年,韩国经历了一场严重的金融危机,被称为亚洲金融风暴。这场危机是由于一系列结构性问题和不良的财务政策引发的。首要最为核心的一点也是亚洲经济危机中众多国家被国际资本猎杀的即外汇问题,无论是泰国还是日本,韩国,在1997年之前,迎来了快速的发展,国际资本投资加剧,韩国大量借入外国资金,形成了巨额的外债。但这些外债,并没有有效促进国内企业在全球竞争中处于优势地位,很多运营不良的企业从商业银行获取贷款非常容易,这使得金融系统面临巨大风险。企业债券市场投资者对这些不良资产的认知不足也进一步加剧了危机。而这种危机,不仅影片中的投行男主角提前发现了, 国外的投资者也早已经提前布局,纷纷撤资,导致韩国股市和货币市场的崩溃。韩国政府试图维持汇率稳定,但外汇储备不足,无法满足市场需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危机爆发后提供了巨额贷款来帮助韩国渡过难关。韩国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包括金融机构改革、企业债务重组和外汇管制等,以稳定经济。也有开头提到的全韩国人捐献资金与国家共克时艰的故事。
值得一提的是,国际资本的帮助不是无回报的。1997年12月3日,韩方代表在IMF协议书上最终签字,开始了IMF管理体制。1997年12月3日,韩国称之为“国耻日”,国家从民主、行政、经济层面彻底丧权,一夕之间从位列经济最高峰的发达国家瞬间跌落谷底,不得不宣布破产成为了经济失败国。韩国在次年即成为失业人口达130万人以上的高失业率国家,自杀率对比上一年增加42%。国民们自发募捐金子试图重振国家经济,次年1月至4月募集的金子达到22亿美元,国民们募捐的金子被用于偿还企业负债。直到2001年韩国才偿还完IMF最后一笔1.4亿美元的贷款,韩国经济才算告别了“IMF时代”。火中取栗疯狂做空的投机者

  • 政府中代表高层财团利益的官员,他们不在乎中小企业的死活,想借由这次经济危机重组社会经济结构,顺便替自己谋利。‍也形成了当下韩国财阀集团,成为富可敌国的资本寡头
  • 发国难财的投资人,他们在国家破产前夕拿韩元换美元,韩元越贬值手上美元越值钱;接着用对赌协议做空国家,又在大家急用钱抛售房地产的时候,大量低价买房、买资产。逆势成为了富豪,实现了阶层跃迁。

那对于普通者来说,做空没机会,兑换外币不可行,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经济下行期,放弃投机的想法,拒绝流动性基本为零的资产。手有余钱,吃喝玩乐。

KS丨编辑

CY丨编审

北海人生丨来源

免责声明:

1.凡本网站注明文章类型为“原创”的所有作品,版权属于看南洋和新加坡眼所有。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文章来源:新加坡眼”。

2.凡本网站注明文章类型为“转载”、“编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或编译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有价值资讯,并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