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亚洲第一到众人“唾弃”,走进森林广场的前世今生

0
341

今天(6月28日),充满高科技、时尚、美食等零售店的福南数码生活广场正式开业。

▲福南商场内人潮满满,图源:mothership.sg

而作为福南的对手,今年4月,森林商业中心(Sim Lim Square,很多人也叫它森林广场)80%的业主支持集体出售计划,达到了集体出售的最低门槛。广场的管理方公开招标,要价12亿5000万新币,预计将在7月完成招标工程。

▲图源:Xtremegaminerd

曾经“称霸一方”的它,即将进入历史。

森林广场在新加坡是怎样的存在

森林广场的出现绝对不是个例,是顺应时代发展的证明。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的增长,消费者对于笔记本电脑和智能手机的需求经历了爆发式的增长。

▲图源:中国产业信息网

森林广场这类电子产品集散中心,给顾客提供了一个货比三家的平台,让人淘到心仪商品。

除了本地的福南外,在需求暴涨的中国,“京东的发源地”——北京中关村海龙大厦,以及中国最大的电子产品集散地——深圳华强北电子市场纷纷出现。

▲海龙大厦(左)和华强北(右),图源:淘会场(左)和华强电子世界(右)

在新加坡,森林广场是一种怎样的存在?或许很难一言道明。

正如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有些人对它喜爱不已。在电子商务还没高速发展的年代,逛一圈森林广场往往能买到想要的商品。

▲森林广场里的商家售卖各种电子产品,从大件的电脑、手机和相机,到小小的电视盒子、耳机和数据线等  图源:Vulcan Post

也有些人对它恨入骨髓,连一秒钟都不想踏进去。因为森林广场里面的商家素质,实在是太过良莠不齐,坑蒙拐骗时有发生,让人有些心惊胆战。

正因人们对它抱着高度期待,才会恨得那么彻底。爱之深责之切,也不过如此。

不管如何,森林广场仍是新加坡的“符号”之一。周杰伦来访新加坡时,“坡草”林俊杰都要带他逛一逛。

▲图源:mothership.sg

美国天王迈克尔杰克逊1996年也曾在这里逗留过,还购买过商品。

▲图源:mothership.sg

或许这一切以后都会变成森林广场“历史”的一部分,让人以后在不经意间会想起,它曾经是那么的辉煌。

森林的辉煌历史

森林广场始建于1983年,四年后完工开业。它是一栋99年地契的大楼,从开建至今也不过36年的历史,地契还剩63年。

施工前的20年,这片区域还是一片矮小的店屋,周围也和现在不一样,很难看见高楼大厦。

▲1963年的明谷连街、惹兰勿萨、梧槽路路口,图中标红圈的地方为日后的森林广场 ,图源:新加坡通讯及新闻部

建成后,它成为了当时亚洲最大的电子数码中心

▲图源:Sim Lim Square Development

一开始,森林广场被设计规划为购物和办公综合体大楼。

经过一番讨论后,1985年,广场被改造成一个专门用于购买电子产品的购物中心,当时很多店铺都是由森林大厦(Sim Lim Tower)的店主购买的。

▲森林大厦和森林广场算是姊妹楼,“镇守”在梧槽路的两边,图源:EscapeHunter.com

建成后的森林广场是一幢六层楼的建筑,供应各种电子产品和服务。

广场在市中心,离新加坡购物中心之一的武吉士不远,走路也就是10分钟路程。

和新加坡的购物区乌节路,和新加坡的市中心金融区相比,森林广场所处的地理位置却是有些尴尬。虽然处于广义上的“市中心商业区”,但又面临些许边缘化的趋势。

因此,处于市中心,也是新加坡历史最久的电子商品集散中心的森林广场,只要经历一些波折就很容易“摧毁”。

森林面临的困境

森林广场即将“消失”的原因,无外乎是“天灾”和“人祸”。

“天灾”的一方面,是新加坡各大电子产品零售商走进新加坡各邻里中心的事实。对比店铺普遍开在居民住家附近的这些零售商店,森林广场在地理上没有任何优势,购物的时间成本相对来说有些高。

▲Courts金文泰店,附近就是金文泰组屋区,民众购物很方便  来源:StreamCast Asia

其他的大型零售商,如Harvey Norman、Challenger等,也纷纷走进邻里购物中心,潜在顾客吃完饭顺路进去逛一圈再正常不过。

▲Harvey Norman在Hougang Mall里的分店,来源:SHOPSinSG

近几年新加坡电子商务领域的高速发展也加速了森林广场的“崩溃”。它的颓败不是个例。

在网络经济高度发达的中国,曾经“北中关村,南华强北”的口号,现在也伴随着不少人的离去留下一阵唏嘘。

北京中关村海龙大厦,曾在2016年7月7日停业关闭。

▲曾经海龙大厦门外人潮汹涌,图源:砍柴网

华强北也在2013年也被迫“封街改造”,不少实体商家选择“出逃”。

▲人去楼空的华强北,图片来源:molihua.org

不得不说,这也算是实体经济的一种落寞。曾经熙熙攘攘的数码城,从一个脚步轻便的年轻人变成了现在的蹒跚老人,剩下的只有举步维艰之后无奈的喘息。

试想一下,几年前在新加坡,如果想要买电子产品,除了去展会之外,或许就是去森林广场转转。

现在嘛,看看或许还是会的,不过在实体店看完后在网络上下单,也是相当司空见惯。

▲新加坡最大的电子商品网购平台Qoo10对森林的实体经济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中国的网购平台淘宝,也推出了东南亚版,进入市场分一杯羹

但是,组装电脑、维修过了保修期的电脑这些活,还是在森林广场里更方便。森林广场里一共有400多个店铺单位,就算顾客要货比三家也更加容易。

▲森林广场里面的电脑组装店,各类电脑配件顾客自由选择组装,很适合游戏发烧友 ,图源:Reddit

另外,森林的店家正常来说对比其他的零售商,在价格上会有些优势。因此,就算森林广场受到很严重的“天灾”冲击,依靠着在自己的独特性集中性,种种优势和劣势或许能够相抵消,它还不至于“沦落”。

真正搞垮森林广场的是口碑的崩塌,也就是“人祸”。

2014年,有一位越南游客被森林广场的一名无良商家欺骗,用远高于市场价的价格买下苹果手机,游客当时甚至给商家下跪希望拿回自己的钱。

最后,涉事的店主最后被判处33个月的监禁以及2000新币的罚款。他不是初犯,之前他在处理一名中国游客的合理退款请求时,将800新币换成了18公斤重的硬币扔给这名游客。

▲图源:blogspot/undertheangsanatree

马来西亚跳水运动员黄兹粱,也曾在森林一间手机店为两部苹果6手机支付了4800新币,其中2300新币是以保修的名义收取的

类似事件一直层出不穷,2014年11月,森林的管理层甚至主动要求当局对这类店主进行严肃处理,但收效甚微。

除去坑蒙拐骗不说,森林有些店铺还售卖政府不允许交易的商品,例如各种播放未经授权内容的机顶盒

▲森林广场很多商家在售卖机顶盒,而这些机顶盒的内容不少有版权问题

追溯到10年前,森林广场也因为售卖未授权的微软系统而臭名昭著。

然而,森林的“人祸”,真的只能全部怪罪于那些无良商家吗?

在新加坡一个房地产网站上,一间地处森林广场6楼的、45平米的店屋,每月租金就高达2100新币。

更不要说处于广场黄金位置的1楼和2楼了……

有很多森林的商家为了弥补高额租金所带来的利润冲击,昧着良心做坑蒙拐骗的事,长此以往,连带着影响了那些用良心做生意的商户。

这些害群之马的出现,让森林的声誉日渐萎靡,无力回天。

▲现在的森林广场有些店已经关门,连本该人流密集的一楼也有些冷清

在种种“天灾人祸”下,森林的黯然收场,似乎看起来是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森林的未来在哪

虽然有部分业主不赞同集体出售的提案,但胳膊拧不过大腿,森林广场最终还是达到了集体出售最低门槛。

据森林广场集体出售委员会主席维卡斯透露,这些不愿意出售的业主的顾虑,不在于盈利方面,更多的是情感上的不舍。有些店铺已是四代相传,集体出售之后等于是断了他们的念想和“根”。

▲来源:Twitter/Eisen

出售之后,因为市区线梧槽地铁站近在咫尺,森林广场在发展成新加坡中央商业区东部的商用资产上应该还有很大的发展潜能,它也同时能为新加坡政府的奥菲亚—梧槽路(Ophir Rochor)发展计划打头阵。

所以,森林广场集体出售之后,或许也会像福南一样变成类似功能的一体化商业中心,而不仅仅是以“数码”作为核心命脉。

不过,在集售结果还未定的情况下,森林广场的管理方先行推出了电商平台。预计会在7月1日正式上线。

据广场管理层说,电子商务趋势的蓬勃发展,让商场管理层已经注意到顾客购买行为的变化,他们认为现在是带领商场及其租户迈向数字化的正确时机。

大环境的转变下,无法顺应时代的人事物终将被时代抛弃。时代的洪流只会继续前进,留下的只能是一声无奈的叹息。

不论最后集体出售成功与否,希望森林广场最终可以在管理班底下重塑往日的荣光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