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 | 教授带你走访新加坡售楼处:别人家公寓长啥样

0
1470

640

从上海向南飞行5个多小时,岛国新加坡便出现在机翼之下。新加坡与上海相距 4200公里,但是由于经度变化不大,所以新加坡与上海属于同一时区,无时差。

几年前曾经到新加坡旅游,走访名胜,算是从“面”上了解。这一回住在友人家中,则是从“点”上深入了解新加坡。

新加坡最繁华的地段,要算是乌节路。友人家就在乌节路附近的一幢20多层的独幢公寓。刷了两回卡,才走进大门以及大堂的门,来到电梯,一梯七户。友人家在六楼,过道上一个个白色大铁柜上方,分别写着“水”、“煤气”、“电”、“电视”、“宽带”等字样。这样集中管理,抄表员不用打扰居民。

友人家100平方米,两房一厅两卫双阳台。她是租这套房子,每月租金6000新币,相当于3万元人民币。我问,如果买下来,多少钱?她说,300万新币,即1500万人民币。新加坡房价昂贵,可见一斑。

她持美国护照,这座楼里差不多都是持外国护照的住户,成了“联合国”。新加坡人不住这样的公寓楼,他们住“组屋”。组屋是新加坡政府建造的公屋,公寓的价格差不多比组屋高两倍。85%的新加坡居民住在组屋里。新加坡的富豪们,则住在别墅里,别墅比公寓贵得多。组屋大都建造在地铁口附近,而新加坡的地铁四通八达,便于普通百姓出入。

新加坡寸土尺金,那100平方米经过精心设计,可以说每一平方米都得到充分利用。卧小厅大。她与孩子住主卧,我与妻住客卧。主卧除了放一张双人大床之外,空余之处恰好可以安放一架钢琴。客卧一侧有两平方米阳台,另一侧则有一个两平方米的储藏室,内有大衣柜。室内装修浅色调。阳台狭长,宽度仅一米。房屋通透。此外,政府还硬性规定,每套房子一定要有一小间结构格外坚固的房间,用于备战和抗灾,人称“防空洞”。“防空洞”只有两平方米大小,平常作储藏室或佣人室,配钢门。

新加坡位于赤道附近,终年长夏,但是早晚并无酷热,所以我喜欢开窗,凉风习习。但是中午及下午,则必须开冷气。

在美国,家家户户用烘干机烘衣服,而在新加坡用洗衣机之后,则晾衣于阳台,这里气温高,很快就干,以节省用电。新加坡很安全,阳台均敞开,无防盗栅栏。站在阳台上望出去,四周高楼林立,但是楼间一片浓绿,高大的樟树、榕树等挺立,极为重视绿化。

我注意到一个细节,这里高温多雨,林木繁多,窗不加纱,却无蚊子。她说,每日傍晚,会见“狼烟四起”,薰杀蚊子。另外,环卫工人经常往地下排水道喷洒杀虫药剂,剿灭蚊子。

清早,她带我在小区散步。一个不大的环形小区围在公寓楼四周,草坪、石板路、形形色色的雕塑,很精致。小区最大的一处设施,是一个比篮球场稍小的露天游泳池。只有本小区居民,才允许在此游泳。对于终年盛暑的新加坡而言,游泳是当地人最喜欢的体育运动。在那一带,每一幢公寓楼里都拥有游泳池。

友人打算在新加坡买房子,知道我对各国的房地产有兴趣,就邀我一起去看房子。她不是新加坡公民,无法购买组屋,只能买公寓。

我们来到新加坡中部的碧山。那里有一幢即将完工的楼高38层公寓楼,叫作“晴宇公寓”。公寓的设计别具一格,两座平行的大楼,形状有点像竖起来的熨斗底板,下面大,上面小。两幢楼之间,用三座天桥连接。

640(2)

晴宇公寓的售楼处就在大楼旁边。售楼处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平房,内中包括大楼模型、各种房型的样板房。其实这售楼处只是临时建筑,一旦完成销售任务,就要全部拆除,改为小区花园。

640(3)

售楼处正中墙上,挂着设计师莫舍·萨夫迪的大幅照片。萨夫迪是加拿大籍以色列裔建筑师,曾经设计过温哥华图书馆、哈佛大学礼堂等,而近年来在新加坡设计的滨海湾金沙酒店,成为新的地标式建筑而声名鹊起。

这里的售楼小姐以华人为主,能讲英语,也能讲汉语。这不仅因为新加坡是一个以华人为主的国家,在这个300多万人口的国家之中,华人占总人口的75.2%,更重要的原因是,这里的购房者很多来自中国大陆以及台湾地区。占总人口13.6%的马来族和占总人口8.8%的印度人大都买组屋,不会来此买高价公寓。但是也有来自印度的富有阶层,还有美国、欧洲的人士,购买这样的公寓。他们移民新加坡,看中新加坡的个人所得税率低,通常只有5%。

IF

据售楼小姐介绍,晴宇公寓总共509套住宅,每户都有敞开的阳台。其中98平方米的两房一厅,每套也是300万新币,即1500万人民币,已经全部售罄。剩下的是大套113平方米的三房一厅和小套66平方米的两房一厅,尚有少量余屋。

新加坡房价高,但是贷款利率低,为1.2%,所以外国投资客看中新加坡房地产。不过,外国买家要交颇高的印花税。

我逐一走访样板房,不论装修还是家具,大都浅色调。我特别注意“防空洞”,居然每一套样板房里都有。

晴宇公寓的周遭虽然没有乌节路那么繁华,但是步行几分钟就可以到达地铁口,成为这一公寓极大的优势,乘坐地铁几站路就可以到达乌节路。

640(4)

(作者叶永烈,浙江温州人,笔名萧勇、久远、叶杨、叶艇,生于1940年8月30日,现职作家、教授、科普文艺作家、报告文学作家。本文原载于2014年11月14日《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