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我担心新加坡人会以为新加坡是个正常的国家

0
731

回看历史就会发现,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领导的新加坡,走过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国家建构道路。归纳起来,就是应用政治智慧通过“设计型”(Think Big Do Big)的战略思维,打造出与众不同的国家。

具体说来,就是在既无天然资源,也没有战略纵深可依托,况且又是个新生小国的情况下,就是靠设计出与众不同的发展空间才取得的成功。

如果没有这些具有智慧型的战略“设计”,连一滴石油都没有的新加坡,就不可能有全球第三大炼油中心的出现;根本不存在内陆航线的新加坡,就不会有世界级的樟宜机场;国内市场如此小的金融体制,就不会有享誉全球的金融中心等。


(新加坡樟宜机场。图源:STB)

当然,李光耀领导的新加坡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首先就需对世界和自己具有精准的战略研判与定位,进而还得做到依据既定战略规划,有计划、有步骤的推行,这又关系到国家制度与治理能否具备相应的条件与配合。

因此,新加坡能发展成为一个成功的国家,实属不易。而能在一代人的时间做到这一点,更是难能可贵。从国家建构与社会治理的视角看,这有赖于李光耀团队真正做到做好以下几点:

建构正常的国家

新加坡能够生存下来,这本身就意味着过程中在克服历史与现实中存在的诸多问题,如失业严重、种族关系紧张、贪污腐败、法治不彰等有了进展。但作为一个新生小国,即使有了朝向建设一个真正的国家的目标与战略,也仍然面对着诸多历史与现实难题有待更好的破解。

首先如何建立国家认同。在独立初期,第一代内阁中的拉惹勒南,拟定了《新加坡信约》,以及国家宪法的修订,正是本着建立一个民族国家的最高目标而设定。可是,历经这些年来的改革与变迁,对新加坡来说,这只能是个愿景。

基于多元种族的移民社会根基,现实显示,对新加坡的国家认同,最好是以国家的共同利益为前提,允许不同种族拥有各自发展的空间,即以国家文化认同为核心,辅以族群文化认同下共建新加坡国。

新加坡独立建国虽然已经半个世纪,但在建构一个真正正常的国家方面,依然面对着历史短浅和多元种族移民社会短板带来的历史与现实鸿沟。

李光耀也一再指出:“我担心的是新加坡人会以为新加坡是个正常的国家,认为我们可以和丹麦、新西兰,甚至是列支敦士登或卢森堡相提并论。”

在李光耀眼里,最关键的是要有出类拔萃的人才领导国家——“如果上面的人不中用,整体制度将慢慢走下坡。这是无可避免的。”

新加坡在朝向建设成为一个正常国家,确实已有了信约、宪法以及相关的法律法规提供指引与保障,但不容忽视的是,为实现这一目标虽然有了良好的起步,却远远还没有具备成为一个正常国家的共识与文化素养。

由此说明,李光耀思想中关系永恒不变的道理,就具有鲜明的底层思维与原则。

打造良政善治的国家

新加坡政治制度的繁衍,可以说是英帝国后殖民化的产物,即把西敏寺议会制引进新加坡,但独立后的新加坡议会民主制的演变却深具本土特色。

应该说,李光耀由始至终都认同西方民主议会制,或者更确切的说,为了区别与反对暴力革命,他做了这样的选择。即使如此,他也从不隐瞒对西方民主制度的具有强烈的不同看法。归根结底就是民主是好的,但必须以适合国家的特殊国情为依归。

因此,这就不难明白,新加坡政治体制的演变,既不同于西方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所倡导的“普世价值”为依归的模式,也不同于一些亚洲国家。简而言之,就是在体制的繁衍中,必须遵循宪法每五年选举一次,以获得选民的授权而执政。

这种授权是有条件的,即展现良好有效的治理国家,为国家富强努力,为国民福祉尽职。

既然是权授予民,展现良政,即廉洁、公正、平等,法治透明便成为必须。追求的是善治,即良好规划、高效执行与创导和谐平衡也成为必须。

这就意味着,这样的政治体制发展才可以确保新加坡的政党政治与竞争,按照任人唯贤,着眼国家最高、最大利益的前提下展开。当然,举凡走向民粹和政治化的政党政治,便是不可取的,也是不可接受的。

回看历史,新加坡的政治体制繁衍有利于国家的生存与发展。一党长期执政虽受到非议,但没有人能否定稳定的政治体制发展,因政策与治理的延续性营造的良好效应。总之,如何打造一个适合新加坡特殊国家的政治体制,不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是正确与必要的。

展现现代文明的和谐社会

独立初期,新加坡的国家建设与社会治理,确实有着不俗的进步,不过,若从建设一个进步繁荣和谐的现代化新加坡来看,则远远不足。

问题就出在新加坡历史短浅和多元种族的移民社会。因此,如何建构进步繁荣和谐、现代化的新加坡,显然须基于新加坡的特殊国情,应用国家治理的底层思维与原则应对。

既然新加坡还不是一个正常的国家,政治体制的繁衍也有待夯实为文化传承。李光耀因此采取了别具一格的对策:“搞改革不能操之过急。没有人愿意丧失自己的种族、文化、宗教甚至语言属性。作为一个国家要想生存下去,你需要具有某些共同的属性,具有一些相同的东西。如果你改革的步子迈的太大,就会遭来问题,要慢慢地、稳步地推进。”

因此,李光耀为打造这样的新加坡,从体制机制到战略策略都具有独特的思维与看法。就像严格规定政教分离;出台《种族宗教和谐法令》,规定组屋种族比例制;推行双语教育制度;设置集选区、民选总统种族代表制等。新加坡得以从过往的纷争不断,族群关系紧张走向社会和谐,毫无疑问是因为有了这些法令法规,体制与机制的存在与落实,才营造出新的和谐社会氛围。

为了打造一个现代化的新加坡,在李光耀团队的规划下,重视教育,提倡科学与技术,尊重良性民主与基本人权,强调公正平等竞争下的各取所值。在城市化过程中,把新加坡建设成为一个拥有现代化生活水准与良好的基础设施的国家的同时,也把新加坡打造成“花园中的城市”。

可持续发展的国家

回看历史,就会发现李光耀为新加坡所设定的国家形态与战略,除了上述提到的层面,他也非常关注国家构建的可持续性。这是因为他深知既有的进步,并不意味着是未来的必然。人类历史有过太多国家兴亡的故事,可引为借鉴。

因此,在李光耀看来,为了确保新加坡的发展具有可持续性,他的团队为此设定了相应的对策,这就是:

一、通过前瞻性的战略规划,以引导和规范国家生存与发展的方向和路径。这些战略规划可以是短中长期的,也可以是国家层面或不同领域的。例如产业经济、医疗体系、人口政策、基础建设、水资源等。

二、国家认同与族群差异引发的和谐共处问题,必须伴随渐进、平衡、有序的法制改进和强化沟通渠道,从而达致及时有效化解分歧,以维系和谐的族群关系。过程中,还必须因应时代与社会结构的演变,更新社会契约。

三、努力维系友好互利的邻国关系,打造备受尊重的国家形象。

四、对历史时代、国际格局、地缘政治抱持敏锐度,并须作出可靠的战略研判与定位调适,借以恰如其是地作出及时必要的回应,以维护国家的核心利益。

(本文摘录自《李光耀思想解读与探究》,部分文字有删减或调整)

作者简介

蔡裕林,以独立政治观察者身份,撰写时事评论,主要发表在《联合早报》言论版、新加坡眼等网站。作者曾长期受邀在电台等媒体接受采访,并以特邀培训讲师身份受邀做新加坡治理、时事课题的公开讲座。已出版的著作包括:《新加坡刮起改革风》《李光耀时代VS后李光耀时代》《后李光耀时代何去何从》《新加坡抗疫纪事》等。

2023年,配合李光耀百年冥诞,蔡裕林出版《李光耀思想解读与探究》一书,希望引发人们对李光耀政治遗产更广泛的关注与思考,包括:到底是否存在李光耀思想?它的内涵是什么?李光耀是个怎样的政治思想家?新加坡模式在后李光耀时代将如何演变?

两场与李光耀有关的公开讲座

今年是李光耀百年冥诞,新加坡天府会、新加坡同安会馆和南洋学会,都将举办与李光耀有关的讲座。

9月10日(星期天)

纪念李光耀百年冥诞座谈会

新加坡天府会将于9月10日举行“纪念李光耀百年冥诞座谈会”,具体活动详情如下:

日期:2023年9月10日(星期日)

时间:下午1点30分开始

地点: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 1 Straits Boulevard

主宾: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会长蔡其生

座谈嘉宾:通商中国主席李奕贤、前国会议员成汉通、蔡裕林

天府代表分享:张春华、钟瑞琳、彭世韬

大会主席:杨建伟教授

大会主持人:许振义博士

大会司仪:天府会秘书长刘朝霞

服装:商务便装

扫码报名

9月16日(星期六)

《李光耀思想解读与探究》新书发布会

日期:2023年9月16日(星期六)
时间:下午2点开始
地点:新加坡同安会馆,141 Cecil Street
会议主席:同安会馆主席陈汉栋
对话主持:南洋学会秘书长梁勇博士
对话嘉宾:区域媒体人锺天祥博士同安会馆文教主任、联合早报言论版主任叶鹏飞

扫码报名

— END —

相关阅读:

编辑:ABC